<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金枝玉叶

          第67章 官司(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桥琉水 本章:第67章 官司(中)

              宝儿一直都有让人注意宣和长公主府,是以京兆府的捕快前脚上门抓人,后脚就有人去给宝儿报信。

              ?#21834;?#22240;陈文俊身份颇?#34892;?#29305;殊,所以沈大人将这两桩案件压到明日继续审理,陈文俊本人则是收押大牢。”林问垂首回?#39304;?br />
              宝儿微微点头,道,“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份内之事,不敢言及辛苦。”林问行了个揖礼,就要转身退下,正好与进门的赵文渊错身而过。

              赵文渊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榻上秀眉微蹙的宝儿,见她似乎在想事情,便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先是接过扣儿递过来的茶碗抿了一口热茶,然后问她:“方才林问说了什么?瞧你这愁眉苦脸的。”

              宝儿抬眸看了他一眼,身子一歪,斜靠在引枕上,道:“京兆府捕快去了宣和长公主府抓人,这事儿你应该知道了吧?#20426;?br />
              赵文渊微颔首:“听说了。有两个苦主,一个就是左骁卫将军,他的儿子被人误伤致死,一个是普通之家,短短几日内就让陈文俊弄得家破人亡。”一摇头,“沈大人想必也在头疼吧。”

              宝儿哼了一声:“有什?#26149;?#22836;疼的?#31354;?#25105;说,陈文俊这种人面兽心的禽`兽,就?#32654;?#20986;去一刀一刀地刮了。”

              赵文渊道:“怕是没这么容易。陈文俊毕竟是宣和长公主的儿子,沈大人少不得要顾忌一二。再者,就陈文俊做下的事儿,依律法而言,还没到凌迟的份儿。”

              宝儿则是暗想,两桩案子同时发生,这也忒巧了,就不知道哪一个是宇文瑞的?#30452;省?#19981;过?#26041;?#20891;位高权重,宇文瑞在朝中根基尚浅,想来还没这个能力下套下?#33050;?#23478;去,估计就是一场意外。至于那个吴家,反倒还有几分可能。

              就在宝儿琢磨着明天抽空去找弟弟问一问时,听得赵文渊问她:“宝儿,如果今日是你遇到宣和长公主这样的境况,你会如何做?#20426;?br />
              宝儿想到没想,反射性地说:“先上家法给陈文俊一顿板子,然后压他去京兆府认罪,再进宫向父皇请罪。”想了想,补充道,“其实宣和姑姑若真想保下陈文俊,可以主动上表请辞去长公主的爵位。”

              赵文渊听得嘴角直抽搐:“壮士断腕,公主好魄力。这样一来,皇上和满朝文武也的确不好?#30772;?#22826;过,倒还能保住陈文俊。”顿了一下,他继续道:“不过我看宣和长公主?#21038;?#24517;能狠下这个心。”

              宝儿嗤笑:“她要能有这份狠劲,当初就不会与仪王府退婚了。”

              其实她是颇不能理解宣和长公主的思维,你说她不狠吧,偏就能说动鄂国公?#30528;?#21644;亲,将宇文湘远远地送去屈兹,一来是断了儿子念头,二来又能出口气,此计不可谓不好。但要说她有决断,早在事情闹出来时,她却又是轻轻放过,但凡当时她对陈文俊管得狠一点儿,仪王府绝不会这么容易能?#35828;?#23130;事。

              赵文渊赞同道:“确实如此。”在他看来,宣和长公主的脑子真不怎?#22402;?#30475;,不然也不会在这档口往刘府跑。

              宝儿想的是另一件事儿,道:“三天后,阿琦就要去武陵关了,你二弟可是与他同路?#20426;?br />
              赵文渊点头,“是,调令下来了,阿源就在莫将军麾下听任。而赵王则是任命为侧营将军?#20048;?#24180;的副将,岳将军征战沙场多年,性格谨慎周密,为人耿直忠良,赵王跟在他身边,倒是不错。?#26412;?#23431;文琦表现出来的机灵劲儿,他并不怎么担心。反而是?#20048;?#24180;,身边跟着这么一个身份超然的副将,打不得说不得,还得要时时照看生怕出了意外皇帝会拎他出来?#39318;錚?#36213;文渊还真为岳将军乱同情一把的。

              宝儿听后,还是没什么精神,“也?#24187;?#30333;阿琦是怎么想的?干嘛为要去战场?难道在京城,就没他发挥的地儿了?#20426;?br />
              赵文渊拍了拍她的?#30452;郟?#23433;慰道:?#26696;?#20154;有各?#35828;脑?#27861;,强求不来。”又含蓄地提醒了一句,“你也是,小心点儿,别总让我挂心。”

              他已经不指望宝儿会像个平常妇人?#21069;?#22312;后宅安静过?#20806;?#20102;,于是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哪天与她公开布诚地谈一谈那个问题,也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真有出事的那一天他也好有个反应和策略。

              宝儿一笑,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赵文渊一把揽住她,正想吻下去,却被她抬手拦住了:“?#21494;?#20102;,先用膳吧。”

              赵文渊无奈地笑了笑,顺着她的意松开了手,站起身后却是顺势拉了她起来,十指交缠。

              “走吧。”

              “好。”

              珠?#34987;?#20102;晃,掩去了那消失在屋内的身影。

              京兆府尹的猜测没有出猜,第二天的早朝,御史冯绍就昨日发生在京兆府公堂的事儿参了他一把。

              就?#24405;?#26412;身来说,主犯陈文俊的行为着实是很恶劣,但就犯罪程度来说,远还没到上达天听的地步。如果陈文俊的身份稍微低一些儿,沈大人也不至于这么纠结。

              但御史可不会管这么多,冯绍言语凿凿,只差?#24187;?#35828;沈大人以权谋私包庇犯人借以去讨好宣和长公主等等。

              左大人可是冤死了,不过还没?#20154;?#24320;口分说两句,就被皇帝抢先问话了。

              宇文熙听得云里雾里的,直接打断了冯绍的话,问:“陈文俊是谁?在何部何门任职?#20426;?#35828;着,朝吏?#21487;?#20070;刘荣看了过去。

              刘荣出列,拱手道:“回皇上,陈文俊并非朝臣。”一顿,“此乃是宣和长公主之独子。两年前,陈文俊曾任送婚使一职,护送和安县主出使屈兹,不料在屈?#30830;?#19979;大错遭到国王刑罚,受了重伤,此后就一直留在长公主府养病,未曾再担任一管半职。”

              听完了刘荣的话,宇文熙面色不改,问:“京兆府尹何在?#20426;?br />
              “在。”左大人出?#23567;?br />
              对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宇文熙的处理方案简单极了:“此案由你全权负责,三天之内,朕要看到结果。若有一丝儿徇私枉法之处,这个京兆府尹,你不当也罢。”

              左大人额头上沁出冷汗儿,低头应道:“臣遵旨。?#24199;?#35947;了一下下,还是问了出来,?#26696;?#38382;皇上,这宣和长公主要是闹了起来,下臣……”

              宇文熙眼微眯,轻描淡写地说:“堂堂京兆府公堂,难道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闯进去的吗?你要是认不清你的身份,不知道该听谁的话,头上那顶乌纱帽不如今日就退位让贤吧。”

              “臣该?#39304;!?#24038;大人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帝不是在怀疑他有二心吧?真是冤死了,他真有二心也犯不着二到宣和长公主头上去啊。他连连磕头,痛哭道:“臣万死不敢有此想法,请皇上明察啊!”

              “你认清楚自已身份就好。”宇文熙淡淡地说:“行了,起来吧。当着诸多大臣,又哭又跪,做尽妇人之态,成何体?#24120;俊?br />
              “是,是。”左大人不?#20197;?#22810;话,忙爬了起来。

              皇帝已经发话,冯绍也很?#26029;?#22320;退回了?#28216;?#20013;,反正目的已经达成了,再紧抓着不放,这怒火,就要?#20013;?#21040;他身上了。

              整个过程,宗?#19968;是?#37117;没人出来说过一个字。

              宇文瑞站在前排,微垂首,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嘴角轻轻地挑起了一个弧度。

              有了皇帝的话,左大人再?#24944;?#22530;审理陈文俊的案件时,速度那叫一个快,都不用一个时辰,就有结果判下来了。

              “陈文俊误伤人命,奸`淫良家女子,行为卑劣,罪无可赦。今,本官依法判陈文俊笞刑一百,流放西北三千里,二十年内无赦不准回京。即日行刑。”

              左大人话音一落,就有衙役上前,准备执行公令。

              ?#26041;?#20891;有点不满意,不过随即一想,流放西北路途遥远,路上要动些手脚也便宜,总?#35753;?#22312;大牢里方便多了,于是就不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个处置。吴父更是?#24067;?#32780;泣,虽说陈文俊没死成,但流放外加二十年不能回京,一个长公主的儿子,能有这样一个结果,他也满意了。

              陈文俊脸色大变,大叫道:“我娘是宣和长公主,你?#21494;?#25105;用刑?#20426;?br />
              左大人挥手道:“拉下去。待行完笞刑,就立即押送去西北。”心想就算今日你爹是亲王,你也无法善了。

              “是,大人。”两名衙役一左一右地抓着陈文俊往外走。

              陈文俊自是不从,拳打脚踢道:“混帐王八羔子,你们谁敢碰我,我就要你们不得好?#39304;?br />
              不过衙役们人多,立即又有好几人上前帮忙,总算是将陈文俊牢牢地按住了。就在这时,公堂外传来了一道声音:“住手。”

              众人抬头看去,原来是宣和长公主。她一听到仆人来报说京兆府审理儿子的案件,就急匆匆地?#20384;?#20102;,正好听到沈大人说的判决。她早年丧夫,守寡多年,平生只有这一个儿子为伴,视若珍宝,就是知道儿子行为不端,但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受刑流放,心里就好像被刀割一样疼。

              “娘,救我。你要救救我啊。我不要去西?#20445;?#25105;不要受刑。”陈文俊像是见到?#35753;?#33609;一样,顿时不管不?#35828;亟辛似?#26469;。

              宣和长公主想闯进来,却被衙役们给拦住了,她怒瞪过去:“放肆!你们竟敢拦我?还不快快让开!”

              左大人?#36828;?#22352;不动,道:“此乃公堂,无本官传召,外人不得擅入,否则就是藐视公堂,长公主就是说到御前,也是本官在理。长公主请回吧。”

              宣和长公主又气又恼,好在她还记得正事,顺了顺气,尽量诚恳地说:“?#21494;?#32437;有不对,他也是皇上的亲外甥,看在我的这点薄面上,还请大人枉开一面,手下留情吧。”

              左大人却是一点都不卖帐,道:“本官只是秉公办理,依法行事,宣和长公主若觉得本官所判不妥,尽可去大理寺递状纸,告本官一个渎职之罪。”说完,就朝左右道,“还不动手。”

              ?#30333;?#20196;。”几名衙役应着,就把陈文俊拖了下去。

              宣和长公主急得差点儿没晕过去,可是衙役死死地拦着,她想冲也冲不过去。至于跟着她的仆役,你看我,我看你,可就是不?#21494;?#36825;是公堂,宣和长公主闯了顶多挨几句骂,但他们这些下人可是要拿命来赔的。

              还是宣和长公主的女官心思活跃,劝道:“公主,官司已经判下来了,您在这里再折腾也没用。不如,您进宫向皇上求个情吧,说不定还能免去流放。”

              宣和长公主顿时醒悟过来,是啊,她可?#36234;?#23467;向皇帝求情。反应过来,也顾不上许多,就急急忙忙地带着仆人离开,准备递牌子进宫求见皇帝。

              而左大人见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当即拍案退堂。

              至于?#26041;?#20891;那铁青的脸色和阴狠的眼神,左大人表示,他什么也没看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19981;?请把《金枝玉叶》,方便以后阅读金枝玉叶第67章 官司(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枝玉叶第67章 官司(中)并对金枝玉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足球胜分差什么意思 北京赛车pk10开奖网 3d定位100% 今期一波中特 南粤36选7第2117期 云南快乐10分几点开始 22选五一等奖多少钱 25选5走势图大星 北京单场中奖查询 新疆时时彩最大遗漏值 年香港赛马会资料 山东11选5技巧稳赚 公式规律一尾 百变王牌 吉林快3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