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女帝直播攻略

          1728:緩緩圖之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油爆香菇 本章:1728:緩緩圖之

          老將軍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若讓中詔有了時間緩過氣來,日后再想出兵攻伐,難了。”

          這位老將是姜芃姬從楊濤舊部挖過來的。

          老將作戰經驗豐富,但人老心卻不老,戰場十分活躍,做夢都想立戰功那種。

          倒不是他多愛打仗,僅僅是因為老人家不服輸,總喜歡與年輕人較量一二。

          他從楊濤舊部變成姜芃姬的降將,對戰安慛之戰倒是有刷臉,立功幾次,但他并不滿意。

          他感覺自己還正值巔峰狀態,能拉開兩石的重弓,箭術精準,算得上百步穿楊。

          現在有仗打,他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戰意。

          根據他對自家主公往日的了解,主公也是絕對的主戰派,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老將的話是不少人的心聲。

          敵人都奄奄一息了,這時候當然是趁人病要人命啊,二話不說提褲子就干,墨跡什么?

          他們躍躍欲試,試圖搞事兒的模樣比姜芃姬還積極。

          嗯——

          這大概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有這么一個主公,哪怕手底下是一群佛系下屬,那估計也是斗戰勝佛。

          聽了老將軍的話,個人的反應各不相同。

          有人連連點頭,但衛慈幾個卻面色遲疑。

          誠然,這是拿下中詔的好機會,但——

          顏霖瞧了老將軍,默嘆一聲。

          “柳公,霖的意見與老將軍略有不同。”

          老將軍一聽這話就黑臉了。

          他們這群武將負責打仗,但陣前出謀劃策是顏霖這些謀士。

          后者的意見決定了前者有沒有仗能打。

          老將軍忍著不滿道,“顏軍師覺得此時出兵不好?”

          顏霖唇角掛著笑,先是出列恭維一番老將軍,說人家急切為姜芃姬立功的心態值得肯定,這說明老將軍忠心為主、作戰英勇,老將軍被他說的臉色緩和不少,可話鋒一轉,顏霖道,“……只是,霖以為時機尚未成熟。柳公手中尚有南盛未治理,再添一個中詔,徒增拖累。”

          老將軍不滿了,“中詔怎么能算是拖累?”

          顏霖道,“中詔境內諸侯相伐,各處皆是戰后瘡痍,柳公若是拿了中詔,難道不要治理?我軍兵力雖稱百萬,但真正的精銳卻不足五十萬,剩下五十萬皆是作戰經驗不足的雜兵。這些兵力護衛東慶、南盛兩地足以,但若要加上一個中詔,反而拖累了整體戰力。我軍連年作戰,正需時間修養,恢復元氣。若是強行出兵征伐,分薄兵力,反而給了敵人可乘之機!”

          時機的確很誘人,但顏霖并不贊成出兵。

          舉個通俗的例子,此時的姜芃姬剛吃了一桌名為“南盛”的山珍海味,她吃得很飽很飽了,但這時候后廚又端上來一桌更加美味,但量更大的美食。姜芃姬是吃呢,還是不吃呢?

          若是吃,她會徹底吃撐,不僅嘗不到美味,反而要經歷近乎腸胃漲裂的痛苦,身邊還有兩個舉著柴刀棍棒的敵人。她吃得連道都走不動,敵人這時候一塊兒上來打她,她會如何?

          若是不吃,等她慢慢消化完上一頓的美食,然后再享用下一桌美食。

          哪怕美食已經涼了,但能讓她吃飽喝足,有精力干掉一旁虎視眈眈的敵人。

          老將軍等人被時機引誘,渾然忘了自己這會兒還消化不良,但顏霖他們卻沒忽略。

          顏霖說得很仔細,老將軍卻有些不以為然。

          “錯失這次機會,再想拿下中詔可就難了。”

          機會就是要把握住才有價值,如此大好機會,怎么能錯過?

          幸好,跟顏霖同樣想法的人并非他一個。

          豐真幾人也是這么想的,紛紛出來應和顏霖的提議。

          此時真不應該出兵。

          蟄伏修養為重,出兵擴大地盤可以緩一緩。

          楊思還給出一個提議,他建議亓官讓他們繼續當攪X棍,將中詔境內的局勢弄得越亂越好。

          當然,這么做的同時還要兼顧北淵和西昌兩國的動靜。這兩個國家的情況與衛慈所知的上一世大致相同,但因為時間緣故,兩國還沒淪落到后期脆如蟬翼、一捅就破的程度。

          北淵和西昌要是覬覦中詔,還是能擠出一定兵力。

          亓官讓他們幾個費盡心力折騰殘中詔,可不是為了給北淵二國做嫁衣的。

          老將軍性情略微固執,一時間無法接受這種說辭。

          未來的事情誰能算無遺策?

          若是錯過這次機會,鬼知道會不會有其他變故?

          老將軍的擔心,眾人不是不明白,但如今的情形實在是不允許他們再出兵了。

          聽著底下眾人的辯論,姜芃姬神色無悲無喜,仿佛他們談論的事情跟她沒有半分關系。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主戰的聲音漸漸低了,她才出聲打斷兩方爭論。

          先是肯定了兩方觀點的優劣,然后再表述她的想法。

          姜芃姬也不贊同出兵。

          為什么?

          因為磨刀不誤砍柴工。

          滿打滿算,從備戰出征聶良、掉頭打楊濤再到攻打安慛,她這邊打了快三年的仗,期間沒怎么停歇,期間還因為安慛的算計而出現糧荒,靠著非常手段才度過那個難關。

          她有心繼續打,但后勤卻跟不上,若是一意孤行,勢必要暫時放下南盛的治理。

          姜芃姬很清楚,南盛各地還有不少反對聲音,若是她松懈了對南盛的掌控,這些聲音緊跟著就會搞事兒。哪怕沒法子讓她傷筋動骨,但也能學一回蒼蠅,將她擾得心煩意亂。

          中詔的確是塊肥肉,但現在吃,她怕消化不良。

          亓官讓的意思估計也是再看看,奈何帳下那群主戰的狼崽兒太激動。

          自認為是中年男人的亓官讓以及老年代表孫文,二人感覺年紀大了,經不住狼崽的軟磨硬泡,干脆來詢問姜芃姬的意思。依照二人對自家主公的了解,她這次多半會選擇保守方案。

          有她發話,那些嗷嗷亂叫的狼崽兒也能消停一陣子。

          同時,他們也向姜芃姬透露了北淵的局勢。

          “長此以往,北淵必會自掘墳墓。我等若是出兵中詔,惹得北淵警醒,讓北淵士族暫且放下內斗一致對外,反而對我軍極為不利……”這群人都蔫壞蔫壞的,肚子里滿是黑黝黝的水兒,“倒不如暫且看他們內斗,斗得兩敗俱傷,我軍再出兵征伐,損失方能降到最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帝直播攻略》,方便以后閱讀女帝直播攻略1728:緩緩圖之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帝直播攻略1728:緩緩圖之并對女帝直播攻略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