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官涯無悔

          第兩千零七十章 我就是收破爛的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關越今朝 本章:第兩千零七十章 我就是收破爛的

          就在中年女人講說告一段落時,壯漢也把破桶外圍的雜物搬開了。

          從腰里取下一個彈簧秤,壯漢一邊去鉤破桶,一邊又問:“你剛才說的這些,就跟大鼓書上說的似的,是真的嗎?”

          “真的,真的,絕對是真的。”女人說著話,目光卻盯在彈簧秤上,嘴里叨咕著,“三,六斤半,六八四十八,二*六一十二……”

          壯漢急道:“這哪是六斤半?這是六斤二兩,也沒說二毛八一斤呀。”

          “說好的二毛八,你要不同意也不會往出翻呀。”女人略帶狡黠的說。

          “這,真是,這,還有沒有紙箱片什么的,再收點那東西,我也好合的過來。”壯漢又提出了方案。

          “紙箱片?沒有呀。”女人緩緩的搖搖頭。

          “我看看這是什么。”壯漢放下塑料桶,彎下腰去,伸手撥拉雜物,隨口追問,“我剛才過來,看見好多家都拆了,那些家咋就同意了。就只砸你們家,還是也砸了別人的?”

          女人嘆了口氣:“哎,我們家老焦也是直筒子,拿起話就說,肯定是讓那幫牲口聽去了,以為我們家難說話。其實要是他們能給夠的話,我們家早就搬了,我們早就……”

          “咣當”一聲,院門被撞開,焦老五出現在門口。

          看到院里的壯漢,焦老五沖著中年女人斥道:“你又瞎嘚嘚甚。”

          “我,我沒說甚。”女人矢口否認。

          “還沒說甚?大老遠就聽見了。”焦老五沖女人說著,目光卻落到壯漢身上,“別什么人也往家里領,別什么話也說。”

          聽出焦老五在敲打自己,但壯漢并沒有接話,而是“哼”了一聲,拎起塑料桶。

          “他是收破爛的,也不是壞人。”話到中途,女人沖著壯漢伸出手去,“還沒給錢呢?”

          壯漢拿出一卷零錢,抽*出兩張一塊錢的,沒好氣的遞了過去,“給。”

          “兩塊?夠不夠?六八四毛八,二八一塊六,不是,二*六一塊二……”女人拿著紙幣,念念叨叨的算了起來。

          壯漢拎著破桶,喘著粗氣,邁著“咚咚”的步子,走出了小院。

          女人停止念叨,扯住焦老五,低聲說:“老五,占便宜了,一共六斤二兩,三毛錢一斤的話,才一塊八,這是……”

          焦老五斥著:“便宜那么好占?該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的趁早別要。多這么幾毛錢,還不定讓人家占了多少便宜。”

          “你,你盡胡說八道。沒看他灰不溜秋的,我跟他說話都離著一截,還能讓他占便宜。”女人說著,在焦老五胳膊上掐了一下。

          焦老五一齜牙,吸了口涼氣,罵道:“你他娘的管住那張臭嘴,跟什么人也瞎嘚嘚,要是惹了禍怎么辦?”

          “能惹什么禍?不就是一個收破爛的?”女人并不認同焦老五說法。

          “萬一要是……”焦老五話到半截,快步跨到門外。

          此時,那輛收破爛三輪早已離去,只有拉水的三輪車停在門外。

          四外看看,焦老五推著三輪進院,繼續著剛才的話題,“萬一這人要是拆遷那幫人扮的,你拿起就說,還不讓他們找后帳?”

          “找什么后帳?我又沒瞎說。”女人語氣挺沖。

          焦老五就是一瞪眼:“你他娘都說什么了?”

          “我,我能說什么?不是大伙都知道那些嗎?”女人有些氣餒,隨即又道,“那就是個收破爛的,咋能是拆遷那幫牲口?聽口音就是縣里的,說話也是老實人,還多給了幾毛錢呀。”

          “你呀……”焦老五點指對方,說到半截,便收住話頭,去拎三輪車上水桶。

          中年女人跟了過去:“你要硬說那人是假扮的,也肯定是好人,指定是好官,看著就不是壞人。”

          “壞人貼標簽呢。”焦老五恨恨的回懟了一句。

          ……

          就在焦老五與自己老婆辯論的時候,壯漢已經騎向后面,那個破桶被他剛剛扔到了垃圾堆旁。

          “骨碌碌”,一輛腳蹬三輪疾馳著,從壯漢身邊穿過。

          注意到那個身影的急切,壯漢收住車子,轉頭看去。

          那輛三輪車直接奔向垃圾堆,車上男子飛腿跨下三輪,快步奔到破桶近前,伸手抓住了桶沿。噓了口氣,男子轉頭看著那個戴草帽的“同行”,露出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壯漢自也接收到了笑容,便也回以一笑,騎著三輪車繼續前行。

          “咯噔”、“咯噔”,騎行了一通,壯漢才停了下來。

          從三輪上下來,回頭從前排數數,確認就是第六排房子,壯漢左右看了看,壓壓草帽帽沿,推著三輪車,進了巷子。

          來在第二家沒拆的房子前,壯漢沖著院里喊了起來:“收破爛來,水瓶塑料易拉罐,紙箱報紙連環畫,收破爛來……”

          “收破爛的,收破爛的。”院子里傳出了聲音。

          聽到院里動靜,壯漢卻好似沒聽到一般,繼續推著車子,向前走去。

          “收破爛的,叫你呢。”側旁院門打開,一個白頭發老者來在院外。

          “叫我呀?”壯漢轉過頭去。

          “對對對,過來,過來。”老者連連招手。

          “賣報紙,還是賣書?”壯漢問。

          “我賣……”遲疑了一下,老者又問,“你怎么知道我有書有報紙?”

          壯漢“呵呵”一笑:“看您穿戴,就像個老干部,肯定家里少不了這些東西。”

          “我根本不是老干部,就是個老工人罷了。”老者也笑了,上下打量著壯漢,然后說:“你進來吧,我早就想賣這些東西,也沒人幫著弄。”

          “好。”壯漢應答一聲,跟著老者進了院子。

          剛一進屋,壯漢便指著滿地玻璃茬子,“呀”了一聲:“這,這是怎么啦?剛打過架?”

          “差不多吧。”老者長噓了口氣。

          “一會兒會不會再打起來,要不我先……”說著話,壯漢就要轉身走去。

          “沒事,沒事,不打了,看著挺壯實的,膽這么小。”老者伸手去扯對方衣襟。

          壯漢收住步子,疑問著:“真不打了?我一個收廢品的,沒必要跟著吃瓜落。”

          “哪那么多心眼?放心吧,這是昨天晚上弄的,讓一幫牲口砸的。”指著破碎的窗戶,老者罵道,“都是牲口。”

          “牲口?哪有牲口?是騾馬還是毛驢?”壯漢四外看著。

          老者笑了起來:“哈哈哈,這些牲口都是兩條腿,也吃人飯,就是不拉人屎。”

          “兩條腿牲口?”疑問之后,壯漢恍然大悟,“你是說壞小吧?”

          “對,就是壞小、無賴。”說到這里,老者忽的問道,“你是玉赤縣人?”

          壯漢一楞,盯著對方看看,旋即反問:“怎么啦?”

          老者“哦”了一聲:“沒什么。好些看以前的時候,我在玉赤縣待過多半年,對那里的口音很熟,就是后來再沒去過。”

          “大爺,那你記性夠好的。聽你口音,也不像是沃原市人,能分出縣里口音不簡單。”壯漢夸贊著。

          “你能聽出我的外地口音,也不簡單。我就不是河西省人,是晉北省的,平時也在晉北省住。只不過在好多年以前,我們醋廠在沃原市設立辦事處,我就來了,做銷售員。這房子就是當年辦事處的家屬房,平時一直出租著,現在要拆遷了,我才回來。”說到這里,老者忽的問道,“既然你是玉赤縣人,向你打聽一個人,不知你認識不認識?”

          壯漢憨憨一笑:“玉赤縣那么多人,我一個收廢品的,也認不得幾個。”

          老者道:“這人你也許認識,他是一個當官的,是你們縣公安局一個領導,后來聽說調到了市里,是市政法委副書記兼市公安局副局長。”

          壯漢一楞,隨即追問著:“這人叫什么名字。”

          “他叫雷振海。”老者講出了那個名字,并問道,“你認識他嗎?”

          “雷……我聽說過。”壯漢含糊的應著,再次追問,“你和他是朋友?”

          老者講說起來:“那是我的恩人,我之所以對玉赤口音熟,除了在那待過半年外,主要就是記著這個雷書記的聲音,你的口音和他可像了。當時我在玉赤縣推銷醋,晚上從鄉下趕回縣里,結果趕驢車到半路的時候,就被混混給劫了,還把我打個半死,扔在路邊。正好雷書記從那路過,把我給救了,直接送到醫院,后來還為我追問了被搶的錢和毛驢。那時候他只是一個副所長,我只知道他姓雷,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從那次被打以后,廠子就把我調走了,派到了別的省。后來我總想找這個恩人,可是由于通訊不方便,又不知道雷書記具體情況,再后來我身體又不好,就耽擱了下來。這次回來以后,我才通過打聽,知道當年的雷所長,就是現在的雷書記。只是雷書記已經退休,有時住市里,有時去外地,我也不知道他住那。聽說他兒子現在是公安局局長,可是又去首都學習了,我也沒有聯系上。哎,要是當官的都像雷書記那樣,就好了,我的房子也不至于這樣。”

          停了一下,老者又追問著:“你真不認識雷書記?你倆口音太像了。”

          “我就是一個收破爛的,怎么認識公安局領導。”壯漢回復之后,又問,“那些人為啥砸你家玻璃?”

          楞了一下,老者嘆了口氣:“哎,說來話長呀。看你也是好人,我就說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官涯無悔》,方便以后閱讀官涯無悔第兩千零七十章 我就是收破爛的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官涯無悔第兩千零七十章 我就是收破爛的并對官涯無悔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