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錦堂歸燕

          第七百七十八章 密謀(二)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風光霽月 本章:第七百七十八章 密謀(二)

          第七百七十八章密謀(二)

          到底是出身高貴的公主,在韃靼那個貴族女性地位也低不到哪里去的地方,塔娜公主過的如魚得水,哪里受過什么委屈?

          可自從來到大周,她就一直都在忍耐。不但言行舉止要學*周的規矩來——否則就顯得粗魯,就是飲食起居的習慣也要改變,不止如此,每天她還要去給太后和皇后請安。

          太后也就罷了,誰讓那是大周皇帝的母親。

          可皇后已經又老又丑,她憑什么要屈居于那種丑婦之下?

          還有一個長得像是狐貍精一樣的蕓妃,仗著自己是太后的表侄女,就在后宮為所欲為,品階低一些的宮嬪在她面前,常常被欺負的狗一個樣。就連她這個韃靼公主,在這些人的眼中都是下等人,是蠻夷送來討好大周的工具。

          塔娜這個人,最受不得氣,但她又不能忘記她是為何會被送來和親的。為了兩國的和平,她不能做出任何不妥的事,給大周留下攻打韃靼的借口。

          雖然那日蘇是思勤的親信,可到底同是韃靼人,平日控制著的情緒,在那日蘇面前便隱隱的控制不住,若不是自持公主的身份,不該在一個下臣面前落淚,她早就想大哭一場了。

          塔娜公主眼眶發紅,長睫上沾著濕氣,健康的蜜色肌膚臉頰也因憋著一口氣而漲紅,顯現出幾分少與人見的柔弱。

          那日蘇見塔娜公主那模樣,略感無奈的別開眼。

          不論塔娜公主過的如何,這都不是他一個臣屬能插上手的了。

          塔娜公主忍了又忍,終究將眼淚忍了回去,沒有跌了公主的身份,驕傲的揚起下巴,“說吧,你找本宮是有何事?該不會只是與本宮道別吧?”

          那日蘇笑了笑,“看來塔娜公主很能適應順妃這個角色?”

          “自然要適應,本宮既然已嫁了人,那就要過新的生活了,也不能總被過去的事束縛手腳。”

          “公主能這么想是再好不過了,還能省去我動唇舌。公主既是大周的順妃,又是韃靼的公主,往后在大周生活,須得記得自己的身份,清楚什么事該做,什么事不該做。要清楚自己來自于哪里,也要清楚即便是嫁了人,也是要有‘娘家’撐腰的。”

          “這話用不著你來教導本宮,本宮要怎么做,還容你多嘴?”

          “是,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言了。公主這里可有方便說話之處?”

          塔娜公主不耐煩的道:“你不是一直在說么。”

          那日蘇冷笑,“好,既然公主能夠確定此處安全,我便將話說了,只是我稍后就要啟程回國,往后留在這里的可是您,若是有什么紕漏,有了什么不好的后果,那可都是公主擔著了。”

          塔娜公主一愣,抿著嫣唇站起身道:“你隨我去御花園走走。”

          那日蘇這才略感滿意,輕哼了一聲走在塔娜公主身后。

          一行人離開儲秀宮去往御花園,在路上順帶尋找說話的時機。

          偌大的御花園,所有景致都被皚皚白雪覆蓋著,只要不往梅園方向走,自然就遇不上什么人,他們找了一個開闊的地方,讓人分散在四周守著。

          塔娜公主抱著精致的暖手爐,揚起下巴道:“有什么話,說吧。”

          那日蘇也不多贅言,壓低聲音道:“此番公主殿下前來,所受到的怠慢,其實我也看不下去。待到回了韃靼,我會與可汗稟明,至少要讓可汗明白公主殿下在大周的不容易。”

          一句理解的話來的突如其然,塔娜公主詫異的看向那日蘇。在對上那日蘇關切視線之時,到底有些動容了。

          她輕嘆一聲:“你能明白本宮就好。也不王妃本宮白來一次。”

          “怎么會不理解?”那日蘇道,“從公主進京起,他們安排的迎親大使就有問題。”

          一說迎親大使,塔娜公主自然而然想起了秦宜寧。

          “那個狐媚子,殺了阿娜日汗,還有臉來迎本宮!”

          “不只如此。其實仔細想想,這一次迎親之事,她根本就不是最合適的人選,安陽長公主是太后的嫡女,又是大周天子的親妹妹,也只有這般高貴的身份,才配得上迎接公主。可我聽說,這一次是忠順親王妃在背后搗鬼,搶走了迎親大使的差事,這件事就連安陽長公主都記恨在心呢!”

          “還有這種事?”塔娜公主大怒,“她憑什么!本宮回頭一定要讓她好看!”

          那日蘇道:“不只是如此。當初她在韃靼,也是因為看上了當時還是駙馬的思勤可汗,被阿娜日可汗抓住了她意圖勾引,才會對她下手,又因憤怒之下不防備,才會被她殺了。”

          “什么?”塔娜公主眼睛瞪圓,又驚又怒,“本宮……本宮一直以為她是為了她的國家才刺殺阿娜日汗,沒想到,竟然是因為思勤可汗?她不是忠順親王的王妃嗎?她這么做……你該不會是欺騙本宮吧?”

          “怎么會!”那日蘇焦急道,“這些都是來時思勤可汗親口告訴我的,你即便信不過我,也該相信思勤可汗。此番思勤可汗舉兵要為阿娜日可汗報仇,奈何卻戰敗了,思勤可汗心里多難過,咱們這些外人怎么會清楚。”

          這么一說,那日蘇不自禁嘆息著搖頭。

          塔娜公主心里原本還對思勤逼迫她來和親心存怨恨,到此時卻一點都不恨了。

          取代恨意的,是發誓要為阿娜日汗和思勤可汗報仇的決心。

          那日蘇察言觀色,見塔娜公主真的生了氣,便道:“今日我來與您說這些,并不是要您平白生氣的,只是覺得這些事不能隱瞞您,您畢竟也是天潢貴胄,是韃靼皇室的血脈,您有資格知道事情的真相。”

          塔娜公主點了點頭,眼眶有些紅了。

          那日蘇再接再厲,將聲音壓的極低,湊近塔娜公主身邊道:“實不相瞞,其實可汗也已經著手對付他們,這次一定要將忠順親王一脈連根拔起!”

          塔娜公主收拾心思,瞇著眼看那日蘇。

          “你告訴本宮這些,難道真的是為了告訴本宮真相?哼。”塔娜公主緩緩向前走動,低聲道,“思勤可汗足智多謀,若不是有需要用到本宮的地方,這些真相他一定不會泄露給本宮。不說別的,若是讓韃靼百姓們知道了當初阿娜日可汗竟然是死于情殺,思勤可汗縱然無辜,可又能坐穩可汗的位置?”

          PS:先來個小菜給大家開胃,笨蛋月半血復活了,叉腰樂,今晚18:00和22:00各有一更,么么噠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堂歸燕》,方便以后閱讀錦堂歸燕第七百七十八章 密謀(二)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堂歸燕第七百七十八章 密謀(二)并對錦堂歸燕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