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大明闲人

          第896章风起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896章风起

          京城里这两天终于平静下来了似乎没了那个叫苏默的搅屎棍上蹿下跳一切都回归了原点

          这让许多人额掌相庆也有人为此大松了口气儿唯有京城的普通百姓感?#25605;说?#28129;的无聊好像忽然少?#35828;?#20160;么没有了前些时日那么频繁的刺激谈资了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这种平静或将会一直?#20013;?#21040;某个人再次回归为止猛不丁的却发生了一件事儿将这股平静再次打破了而由此引发的波澜随着时间的发酵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了一股谁也预料不到的大潮

          学仕巷李府

          李东阳这日难?#20204;?#38386;下来着?#32456;?#29702;着一些手记准备?#19979;?#25104;集刊印出来也好作为传家所用

          一杯清茶?#30041;?#25552;笔刚?#25214;?#33853;下之时忽听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即老仆的声音传了进来老爷刘阁老遣人来见请老爷速速往阁里相见

          李东阳一愣饱蘸了墨汁的笔随即一顿登时将好好一张纸箴浸染不由的微微一皱眉头叹口气将笔放下扬声道知道了

          门外老仆脚步声远去屋里李东阳眉头锁起?#25104;仙?#33394;?#34892;?#24778;疑不定起来一边将官袍换上一边思索着往前院而去

          刘阁老自然便是刘健了可冷不丁的怎?#26149;?#28982;派人往他这儿来了

          要知道他和刘健谢迁虽然同为内阁辅臣但是往日里极少有私下里的往来毕竟他们的身份太过敏感?#34892;?#24524;讳该避还是要避的否则三位内阁大臣没事儿就私聚到一起究竟想要做什么?#31185;?#26085;里白天办公的时间还不够聊的吗又或者是有什么事儿不好在阁里说怕人知道

          当然皇帝是英明神武的应该不会这么想但是这个世上从来不缺小人若是被某些?#34892;?#20154;进谗一番总归不是好事儿所以三人甚至可以说下朝之后从来就没有互相登过门

          而今次刘健竟然打破常规使人?#26149;?#24656;怕绝对是出了大事儿了这么一想李东阳神色登时愈发凝重起来脚下加快走出二门那里一辆简陋的车驾已然准装待发

          片刻也没耽误李东阳匆匆上了车不待坐稳便敲了敲车厢把式吆喝一声那车便从侧门直趋而出径直往内阁而去

          不消半个时辰车驾已到了宫门外李东阳在仆从的搀扶下撩帘而下?#21050;?#24471;另一边蹄声嘚嘚抬头看时那车已到了眼前停下门帘起处正见谢迁恰是也刚刚赶到

          于乔你也是希贤去喊的李东阳挥挥手打发了仆从招呼着谢迁一同往里面走去一边诧异的问?#39304;?br />
          谢迁点点头皱眉道今日可不正是轮到他当值却不知出了什么事儿竟这般急促

          李东阳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谢迁顿了顿忽然道莫不是边关那边出了什么变故算算时间如果紧着赶?#19979;?#30340;话苏讷言也差不多是该到了吧

          李东阳脚下微微一顿但随即恢复略一沉吟道应该没那么快?#38405;?#23567;子的脾性怕是总要个三五天的行程

          谢迁不由莞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倒也是那小混蛋就是个惫赖货听闻此次出关可是一百个不乐意一千个不情愿的总是惦记着他那西山的宅?#21360;?#33509;不是陛下发了怒他都能满地打滚也不肯去的

          李东阳没说话只是微微摇摇头两人便不再多言脚下又再加快了几分

          待到进了内阁却见刘健正皱着眉头负手在屋中来回踱步?#25104;仙?#33394;阴沉无比听到两人进屋的动静回过头来看见二人顾不上客套便沉声道宾之于乔出事了今日一早宁王遇刺

          什么

          李东阳和谢迁闻言猛地同时身形一震俱皆面色大变好在二人都是见惯了风?#35828;?#37325;臣短暂的失神之后很快便反应过来

          可曾拿到刺?#20572;?#36825;?#20999;?#36801;先急着问?#39304;?br />
          李东阳?#27425;?#19968;沉吟沉声道宁王如何了谁来报的信儿

          两人先后问出了疑问但明显的角度不同高低上下显而?#20934;?br />
          刘健赞赏的看了李东阳一眼点点头道人没事儿只不过受了些伤人也因受惊而昏迷过去至于来报信的人乃是顺天府的差役

          说罢有转头看向谢迁道刺客倒也拿住了不过却只是尸体跟着一起来的宁王府的人说已经?#24179;?#32473;了东厂那边

          谢迁自己问出问题后便省悟过来不免?#34892;?#24813;愧此时听的刘健的回答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35835;?#19968;声

          但是李东阳却猛地双目一眯惊讶道东厂

          刘健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东厂

          李东阳不说话了手抚着胡须坐了下来?#25104;下?#20986;思索之色

          谢迁这会儿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诧异道怎的跟东厂扯上了刑部和大理寺那边的人呢

          要知道京城负责刑事案件的最先该过问的便是顺天府衙门不过主要针对的是京城普通百姓层面的一般唯有顺天府无法厘清的案件才会再交由刑?#21487;?#26680;

          而刑部则是又上一层多是面对一些大案要案又或是涉及官员层面的案件

          而大理寺则又不然其地位相当于最高法院除非下面两级审核不清的或者特殊案件才会交由大理寺查办又或是经皇帝钦点指派以会同三?#31455;?#23457;的重案他们才会出面

          但也就是到此了大理寺便算是最高的审?#35874;?#26500;了至于锦衣卫和东厂虽然也负有缇缉之责但却与大理寺刑部和顺天府又不一样

          他们主要是监察百官耳目天下起到的多是情报搜集的事务至于说洪武永乐时那样动辄直接缉拿犯人的事儿则属于当时特殊的政治氛围下的产物不应是常态

          所以听到竟然将刺客的尸首交由了东厂李东阳和谢迁都顿时察觉到了里面的蹊跷

          刘健点点头返身在椅子里坐下?#31181;?#22312;桌案上点点淡然道刺客是个阉人

          谢迁失声惊道什么

          李东阳却似早有所料闻言只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却并未有任何其他表情

          谢迁看看他又再转头看向刘健?#25104;?#21464;幻几番这才试探着问道可确认了来路

          大明太监不下万余各自分属不同局监但也有一些阉人分属各家王府所?#23567;?#38500;此之外还?#34892;?#27665;间自己阉割?#35828;ģ?#24076;图凭此自卖进宫的所以才有了谢迁此问

          而李东阳和刘健却都明白谢迁所问的绝不是在问那刺客是不是王府里的又或是外面的而是问的是否是来自宫中的只不过这话却不好明说故而才含混着用来路代替

          刘健微微摇头叹道?#25226;?#19979;还没有定论但老夫隐隐觉得宁王府的人似在掩饰着什么也正是如此才将二位喊来早早做些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李东阳和谢迁秒懂二人?#25104;?#19981;由的都凝重起来

          李东阳想了想道陛下可有?#23478;?#21457;来

          刘健摇摇头这事儿来的?#22238;?#24597;是陛下那儿也是刚知道一时半会儿还未有消息如今?#28909;?#19996;厂参合进来总要等有个来龙去脉才好说?#39304;?br />
          李东阳点点头略一沉吟才道以希贤兄所见我等该如何应对

          刘健捻着胡须微一沉吟缓缓的道以老夫之意嘛等

          李东阳便露出了然的神色微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谢迁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三人中他性子最是耿介某些时候甚至可以说迂腐是以虽明知道刘健和李东阳所说的态度是此时最好的心中却也?#26434;行?#19981;舒服只不过三人一体当下又确实不?#23546;?#21160;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也缓缓的点了头

          与此同时乾清宫中刚刚得报的弘治帝面色铁青扶在御案上的手?#28010;?#30340;用力抓着以至于骨节处都?#34892;?#21457;白

          一双细长的凤眼威凌四射有若九幽冰窟一般盯在下面趴伏在地上的牟斌和蒋敬二人身上

          好啊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京畿之中首善之地竟然还能演出刺王杀驾的戏码儿来好好真是好你们两个可真是给朕长脸啊他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蹦的冷笑着说?#39304;?br />
          下面牟斌和蒋敬互相?#20302;?#23545;视一眼都是不由的身子轻轻颤?#19969;?#20182;们两方都是负责侦缉天下监督各方的如今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竟然发生了这种事儿而?#19968;?#26159;刺杀的一位藩王可不正是他们二人的失职嘛

          厂卫乃是天子?#33050;?#23545;外则代表着皇帝的脸面如今因他二人的失察自然也等于是皇帝在百官群臣面前丢了人便也难怪弘治帝如此?#20570;?#38663;怒了

          这些年皇帝与众臣之间龌龊日重皇权与臣权的争斗也日渐加剧此时出了这么个大篓子必然使得天子在某些方面将不得不作出退让

          甚至因为两人本就身负监察之责也早有所察觉似乎某些势力?#26469;?#27442;动暗中在?#34987;?#30528;什么只是一来毕?#32929;形?#26174;露难以深察二来几方势力都在参与角逐将水搅的实在太混一时间根本难以分辨两人未尝没有因此而头疼

          可谁成想还不?#20154;?#20204;想出好法子来解决这些问题突然间竟?#26576;?#36825;么个大案来彻底让这潭水更加浑浊了再想条分缕析的摘分出来已然是不知要到?#25991;?#20309;月去了

          想着这些两人都?#20999;?#20013;发苦偏偏一句申辩都不敢?#23567;?#27491;硬着头皮接受皇帝的怒喷忽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到的门口处显然迟疑了起来似是来人正踟蹰不前

          哪个大胆的奴才鬼鬼祟祟的还不给朕滚进来弘治帝正一肚子火大忍不住怒喝过去

          ?#21592;?#26460;甫早飘了过去很快便带着一个小黄门进来那小黄门吓的浑身抖作一团刚刚进门就噗通跪倒在地颤声叫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奴婢是来回禀案情的已然查明了那刺客的身份了

          此言一出殿上几人同时一惊弘治帝霍然起身喝道还不?#24598;?br />
          小太监浑身一颤张了张嘴却并没发出声音眼神微不可查的瞄向了趴在前边的萧敬

          萧敬这个怒啊狠狠盯了他一眼咬牙道陛下面前安?#39029;?#35823;还不快讲

          小太监?#25104;?#19968;白再不?#39029;?#30097;仆地颤声道是是那刺客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19981;?请把大明闲人,方便?#38498;?#38405;读大明闲人第896章风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896章风起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йƱע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