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大明闲人

          第989章:悸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989章:悸

          “小孟!”

          常豹眼疾手快,一把扯住纵马从身旁窜过的小孟的马缰绳,低声喝?#39304;?br />
          小孟在马上一个张仰,惯性的使然,差点让他从马背上甩出去,却被一双大手稳稳的扶住。

          他没有挣扎,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怔怔的看着常豹,眼中微微发红,露出哀求的眼神。

          常豹轻叹一声,温声道:“冷静些,咱们一起过去。”

          小孟使劲吸了下鼻子,这才点点头。

          白狼低低的呜咽了两声,眼?#26032;?#20986;兴奋之色。与人类相处的久了,又有了多多那块神石的影响,如今已经能听得懂一些人言了。

          前面发现?#35828;?#20154;,它又可以狩猎了,这使得它很愉快。它本属于草原和山林,狩猎和杀戮便是它的本能。只是被多多那只大魔王淫威所致,这才不得不跟着离开了它挚爱的山林。如今忽闻又可以杀戮了,如何不让它欢欣雀跃?故而,难得的,它主动向徐鹏举发出了信号,请求出击。

          徐鹏举笑骂一声,不过却并未立即答应。经过了这么久的历练,他也早已不是昔日的那个一无是处的纨绔了。杀戮与搏杀,果然是男儿最好的催化剂。他现在即便还远达不到一个真正将领的标准,但是至少却明白了战争的残酷,学会了知己知彼,谨慎小心这一条。

          “只有百余骑,何大哥,老……咳咳,常老二,你们怎么看?”他扭头看向何言与常豹。

          常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货刚才差点又把那让他抓狂的外号喊了出来,算他识相,总算是最后又咽了回去。

          “咱们人多,围而擒之吧。只是要小心对方别有伏兵,当将斥候再往四下打探一番。”他看了小孟一眼,给出了意见。

          何言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徐鹏举乜了常豹一眼,面上不露声色,眼底却闪过一抹感激。三人中,他往日总是被人叫做“草包”,何曾被人真正正眼看待过?

          可常豹和何言不同,何言且不说,单就常豹而言,便是在常?#38386;?#24351;四人中,也从来都是充当智囊指挥者的位置。而现在,他却只是稍作建议,并没直接接过指挥权,哪怕此刻从人数上说,常家的兵丁最多,这就是一种态度了。

          朋友之间,可以打,可?#38405;鄭?#20294;关键时刻却绝不会下绊子、扯后腿,如是而已。

          “既如此,那便请两位往东南方向封堵行进,正面与东北方向自有我这里负责。至于派出斥候一?#38706;?#24120;老二,就交给你们常家儿郎了,如何?”他沉吟了下,挑眉问?#39304;?br />
          所谓投桃报李,?#28909;?#24120;豹捧场,他也不能失了份儿,将哨探的重任完全交付给常家,?#28909;?#23558;所有人的性命都交付到对方手?#23567;?#36825;是一?#20013;?#20219;的表示,也是一?#21482;?#25253;的态度。

          常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由的对他?#21738;?#30456;看。这草包竟也成长?#20102;?#20102;,苏讷言果然不凡啊。

          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徐鹏举自身的水平,作为同为簪缨世家,大伙儿平日接受的训?#26041;?#32946;虽有区分,却也大同小异。这么多年来,徐鹏举一直顶着个草包的头衔,从来没有改变过。而今却在短短一年中,便能达到现在的水平,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对跟苏默脱不开?#19978;怠?br />
          一?#36824;?#20844;世子的善意,无论于公于私,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当下慨叹之余,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了下来。

          徐鹏举看着两人各自吩咐下去动了起来,这才眼中闪过一抹欣然。遂低下头看看狼王,试探着伸手拍拍它的大脑袋,在太阳略带恼火的眼神中,却也终于得偿所愿,不由的心下快慰,哈哈大笑道:“老白,这次可没你们发挥的余地了。不过倒是要拜托你那些狼子狼孙们,帮我绕到他们东北去,别让他们从那边跑了。怎么样,这活儿还成不?”

          狼王?#24352;?#30340;甩甩硕大的头颅,低声发出两声吼叫,转身窜了出去。这个该死的人类,狼爷都肯忍着性子让他沾身了,本还想能换来一场痛快的杀戮,却竟然只得了个包围吓唬人的差事,真真是太可恶了。下次,哼,下次他休想再触碰狼爷高贵的身体!

          白狼如是想着。

          大队人马粼粼而动,从高空上往下看,便见整支?#28216;?#22312;某一刻忽的一变为三,隐隐形成一个口袋形向前递进。而正对着袋口的方向,一支百余人的?#28216;?#24050;然全神戒备,惕然而守。

          两下里本就离得不远,?#22238;?#30340;相遇之下,在这边的斥候发现了一窝蜂的同时,一窝蜂那边也同样发现了对方。

          巨弓大汉举起大环刀,哇哇大叫着便要厮杀。嫣娘却眯着眼眸想了想,随后摆摆手,下令所有人干脆全部停下,只在原地筑起一个简易的防御阵型,就?#35828;却?#36215;来。

          徐光祚被带到了中间看管起来,眼见嫣娘的指挥,不由的?#24656;?#24322;彩闪过,暗暗点头不已。但是随即?#20174;?#24494;微摇头,?#25104;下?#20986;叹惜之意。

          杀伐果断,?#20174;?#33021;审时度势,?#36127;?#22312;瞬间便做出这种应对,此女的指挥才能和军略敏锐,已然颇有大将之风了。这种风范,徐光祚往日只在一些军中上将的身上看到过,却不料今日竟又从一个马匪头领这里再次看到,而?#19968;?#26159;一个女匪首。

          本身刚刚大败,无论是从?#31185;?#36824;是装备上,?#21482;?#26159;两下里的兵力?#21592;齲?#21452;方都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若是一味的好?#38706;?#29408;,?#21364;?#20182;们的绝对不会有第二个结果,必定是全部灭亡。

          而要是?#21482;?#30340;盲目奔逃,且不说在这无遮无拦的平原地带根本跑不远,单就此刻他们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撑了。即便是人可以,马儿也不行了。毕竟,他们之前可是经过了一次长时间的奔逃了,马力早已透支的差不多了。

          所以,唯有以静制动,靠着手里掌握着他这个人质,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当然了,作为人质的他,心里自然是极为憋屈的。但却不能不佩服,如此仓促之间,这个女人便做出这种果断的决断,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果然,对于大姐头的决定,巨弓大?#21495;?#20799;极为不解,瞪大了眼睛望向嫣娘,张口就要问出来。

          嫣娘却?#32769;?#25670;摆手,淡然道:“牛儿,你信不过我吗?”

          大汉当即就是一窒,一句话生生憋了回去,这噎的。

          嫣娘目光在众人身上一转,知道许多人大概都不理解,不由的心中暗暗一叹,自家这帮兄弟的底子,终是不能跟正规军相比啊。

          “对方人数是咱们数倍之多,又是围拢而来,在这平坦开阔之地,一旦厮杀,最终能活着逃出几人去?如今咱们正好手中有他们的人为质,那何不谈谈看,说不定倒是能争得一线生机。即便不行,咱们也要尽量在这多拖延他们一会儿,至少,也能为疯子他们多争得些时间。一窝蜂的兄弟,但凡能活下来一个,也能留下个种子。只要给咱们时间,总有一天,一窝蜂就能再次出现在这草原上。所以,为了咱们的兄弟,为了存活,我,罗嫣儿,万死不辞!?#24444;?#20919;声说道,声音银铃般清亮,?#20174;?#24102;着一往无悔的绝然。

          “愿追随大头领,万死不辞!万死不辞!”

          “为了兄弟!愿随大头领,万死不辞!”

          “为了兄弟……”

          “为了兄弟……”

          众马匪先是一静,随?#26149;?#30340;一声,瞬间燃了起来。?#36127;?#26159;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便是那身上带?#35828;模?#20063;挣扎?#25490;?#20102;起来,使劲的以手锤击胸?#29275;?#38754;色激红着大声嘶叫着。

          徐光祚震惊了,看着眼前这些近乎癫狂的人们,怎么也无法将之与“马匪”这个词儿联系起来。

          他生平最是重义气,未尝不曾憧憬过,自己也有一日,能像那些话本中描绘的侠烈先辈们一样,?#29436;?#37325;一喏,千里共生?#39304;?#32780;眼前这一?#21804;?#21487;不正是他孜?#25105;?#27714;的吗?

          可是,可是偏偏他们竟只是一群马匪!这一刻,他忽然?#34892;?#36855;茫,又?#34892;?#24515;动。究竟何为正,何为邪?何为对,何为错?#31354;?#19990;道,究竟是怎么了?

          此刻,那个身处场子中间的身影,似乎突然周身都在散发着光芒。那光芒,是如?#35828;?#26292;烈,如?#35828;?#31934;彩,让他不?#36291;?#30340;目眩神迷,悸动不已……

          地面开始微微震动起来,那是大队的骑兵跑动导致的。众马?#35828;?#21628;声渐渐止歇下来,?#36861;?#36716;头看去。狂热的情绪过后,代之而起的,便只剩下绝然和绝望了。

          世人谁不怕死?所谓的不怕死,不过是不甘与恐惧的暴虎冯河而已。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嚎,?#25134;?#32780;凄厉。一声过后,随即连绵不绝的次第响起,连成一片。

          嫣娘转头望去,目光所及,猛地妙眸紧缩成针孔一般。那里,一道?#25134;?#30340;身影出现在一处高岗上,便只一眼,便似感到了穿越亘古而来的荒蛮气息。

          那是……传说中的那只狼王!果然,果然又是那人的手段,当真是?#32654;?#23475;。

          她深吸口气,将目光收回来,重新?#26049;?#21069;方。随着大地震动的加剧,已经肉眼可见一道黑线,如狂潮般涌来。?#28982;?#21482;是细微的一线,但眨眼间,便从四面八方涌动翻滚着,形成黑压压的一大片。

          数杆大旗迎风而动,斗大的明、徐、常、何字样时而可见。间中,还夹带着一只背插双翅的飞熊?#21450;?#26071;帜。嫣娘知道,那正是原本为了针对她而来的何家兵士。只不过在她的连番?#34987;?#19979;,最终被她算计了个尽,算是?#28909;?#20840;盘挫败了。

          只可惜,她最终还是败了,败在了那个更?#21451;?#23421;的人手?#23567;?#22905;使劲抿了抿唇,嘴角浮起一道倔强的弧度。来吧,即便真要覆灭,她也要迸发出最后的光芒,让所有人都记得,这世上,还曾有过这样一个女子存在过!

          然而,当最终两下里停住对上后,从对方?#28216;?#20013;忽的奔出一骑,颤声喊出了一声“嫣娘”后,她唇角忽的一颤,冰冷的眼神,难以自持的出现了一丝动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19981;?请把《大明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闲人第989章: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989章:悸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11先5走势图 购彩平台 3d和值走势图1000期 北京pk10单双公式计算 黑龙江时时彩20选5 象棋口诀象棋棋谱 体彩混合过关都要中 安徽时时彩是真的吗 pk10技巧图 电子游戏的利与弊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 单双中特公开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图 北京pk赛车app下载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