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大明闲人

          第990章:决然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990章:决然

          青岗镇。

          阿尔博罗特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骇然道:“什么?#31354;?#21796;雷霆闪电?难道他真是天神转世吗?#20426;?br />
          前方,多伦低着头不敢接腔。之前他们便一直在紧盯着鄂尔多斯方向,虽然没敢太靠前,但却能远远的看到些端倪。

          狼骑全军覆灭,一个都没跑出来,故而他们反倒不知道情况。而沙漠之狐胡一刀又是在山南一出山口就遭了狼吻,同样在这边的情报里也是显示不知所踪。

          但唯有一窝蜂那一战,老远的他们便看到电光闪耀、烟火冲天的。开始还以为是马匪们终于冲进去了,结果一等再等,却不见城中有丝毫混乱景象,反倒是两天后,最后仅余的城墙缺口终于彻底?#19979;?#20102;,他们这才确定了,马匪们肯定是失败了。

          也由此推断出一个令他们震骇惊恐的事实,当日看到的那些电光霹雳,分明是鄂尔多斯守御的手段,这就实在太恐怖了。

          这个时代,雷电之力一向被认定为神的力量,绝不可能由凡人掌握。可眼下看来,这种绝不可能却偏偏?#22836;?#29983;了。

          由是,蒙古算计鄂尔多斯的行动彻底失败了不说,甚至还因此更加?#21448;亓说?#23618;牧民们的恐慌,愈发认定了燕市公子是受到天神庇佑,不容亵渎的存在。

          也因此,整个蒙古底层官兵纷纷议论不已,对七台吉针对鄂尔多斯的行动表示不满和担忧,军心摇动。

          阿尔博罗特简直要气疯了,一边焦头烂额的安抚着下边,一边一次又一次的催促浩齐特?#38752;?#19968;些,再快一些。结果还不等到回应,反倒是新城之战的结论,再一次打击降临,让他都?#34892;?#24515;中恐慌了。

          与人斗,蒙古勇?#30475;?#26469;不曾怕了谁去。即便是当年对上强大的洪武、永乐,看似虽然战战兢兢,但那只是表面假象。他们是狼的一族,他们从不会低头,只会咬牙忍耐,积蓄实力,耐心的?#21364;?#26102;机到来,然后发动致命的一击。

          可是现在竟要和神争斗,这却是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心理底线了。倒也不怪他们怪力乱神,实在是苏默展现的种种手段,完全超出了此时的他们的认知,不由的他们不往神仙鬼怪上靠啊。

          “不能等了,不能再等了。再这么下去,?#24908;?#36830;浩齐特部到来,也会被这些传闻吓到,绝不肯冒然开战的。”

          半响,阿尔博罗特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屋中来回踱了两步喃喃的?#39304;?#38543;即,脸上渐渐?#28009;?#19968;股决绝之色,猛的停下脚步,回头向侍卫长喊道:“多伦!”

          多?#29366;?#20010;激灵,上前一?#28966;?#36523;听令。

          阿尔博罗特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他,上下打量半天。

          多伦被看得心中发毛,直?#25509;行?#25163;足无措起来,忽听头顶传来一声轻叹,紧接着,阿尔博罗特幽幽的声音响起:“多伦,我,可以完全相信你吗?#20426;?br />
          多伦心中一惊,随即又是一紧,但?#26149;?#19981;犹豫的单腿跪下,以手抚胸,仰望着他道:“是的,我的主人。多伦随时准备好为主上奉献一切,主上的意志便是多伦的所向。您可以毫无保留的相信仆下,以长生天之名起誓。”

          阿尔博罗特目光闪动,霍然低头看着他,重重的点?#26041;?#20102;个好字。随后上前亲手将其扶起,目光紧紧盯着他沉声道:“我有一?#25314;?#35201;交付与你,希望你能为我办到。”

          多伦心中紧张,但仍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请主上吩?#39304;!?br />
          阿尔博罗特点点头,又再凑近了些,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多伦凝神听着,但是听着听着,忽的面色大变起来,眼中原本的坚定再也不见,代之而起的全是骇然之色,以至于连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失声惊道:“主上,你怎么敢……不能啊,那可是……”

          阿尔博罗特脸上猛地阴?#28009;?#26469;,狼一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冷冷的道:“怎么?你可是要违背自己的?#38590;裕?#35201;违抗我的意志吗?#20426;?br />
          多伦额头上豆大的?#24618;?#22140;里啪啦的滚落下来,浑身哆?#20262;?#20302;下头去,脸?#20185;?#33394;变幻,满是挣扎之色。良久,才终于缓缓抬起头来,颤声道:“主上,您……您当真想好了?#31354;?#19968;步一旦迈出,稍有疏虞,便是万劫不复啊。”

          阿尔博罗特脸色也变幻不定起来,似是在极力挣扎着什么,但最终还是转为一片坚定,咬着腮帮子重重一点头,喝道:“去吧!不必多言,休叫我失望。否则,后果你知道!”

          多伦下意识的打个冷颤,脸?#19979;?#26159;绝望之色,但却再没多言,只是重新跪下去,重重的行了一礼,然后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转身大步走了出去。从?#20998;?#23614;,竟是再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望着摇曳的帘栊,还有空空的屋子,阿尔博罗特忽的如同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再也支撑不住,蹬蹬蹬后退两步,颓然坐倒在椅子上,眼神茫然而空洞着,脸?#20185;?#33394;古怪诡异。似笑?#20999;Α?#20284;哭?#24378;蓿?#20284;是有着激动有着期盼,但又似是带着无尽的恐惧和惊怖……

          ?#21834;?我没办法,我真的是没法子了啊。我也怕啊,我也不想的,可是那人竟能御史神之手段,除了……先祖啊,请饶恕我,求你帮帮我……”

          他呢喃着,念叨着,似是在跟冥冥中的什么存在祈求着,忏悔着。屋中光暗晦明不定,声音渐不可闻,如?#25509;?#20063;似。

          同一时间,鄂尔多斯的新城之中,城中一片欢?#26634;?#33310;,锣鼓喧天。这是在庆祝新城城墙终于?#19979;?#20102;,同时也意味着,这一超越了常识的建筑奇迹,终于在今天,在他们的手中达成了。

          这已经不单单是一座城了,而是一座丰碑,奇迹的丰碑。任何一个参与其中的匠人、劳力,甚至哪怕只是负责运输泥沙物资的苦工,都将在这一座丰碑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青史留名,勒石留痕,对于这些底层的人们而言,如?#25991;?#19981;让他们狂喜激动,不能自己呢?

          外面的欢庆声震天,而在城中间的城主府里,同样也是欢声一片,只不过这种欢声却又是另一?#20013;?#24335;和意味。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哈?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啊,冷脸儿,你原来也是如此会谑的,真真是让咱们大开了眼界了。来来来,你给?#27493;玻?#20320;如此不要脸的说出这句话时,究竟是怎么样个心情?#20426;?br />
          大厅中,苏默高坐居中,?#21592;吆窝?#21644;常虎、常豹分坐两边,再往下,则是张悦和徐光祚。另一边,常熊常罴两兄弟紧挨着自家大哥二哥坐着,人人脸上都是一副憋笑不住的表情,愉快的看着场之中间上蹿下跳的徐鹏举,冲着徐光祚一连声的发问。

          此时的徐鹏举徐小公爷满脸的愤懑和激动,以至于额头上的青筋都崩起老高,颤颤的指着木然坐在椅子中的徐光祚,若是眼光能杀人的话,?#28866;?#30528;徐光祚同学绝对已经早成了片片碎肉了。

          这已是当日草原上围住了一窝蜂后的三天后了,有了徐光祚这个人质在手,果然使得众人投鼠忌器,不敢放手杀伐。

          好在嫣娘也没忘形的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求一条活路便可。最后大伙儿一商量,最终定下一起回来面见苏默,由苏默最终定夺。

          也不知那嫣娘怎么想的,又或许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没得选择,总之是最后也答应下来。于是,一行人在汇合了另一边的常虎等人后,这才一起往鄂尔多斯新城而来。终于在两天多后的傍晚,众兄弟再次重聚起来。此时算算,便也只?#20449;?#29239;那一拨?#24418;?#38706;面,其他人,则全部到齐。

          而在这过程中,徐光祚当日那豪气万丈的一声“?#24120;?#34892;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徐名鹏举”的大言,便也由此让众人全都知晓了。

          以徐光祚往日的性子,竟能爆出这么个新闻来,简直让当时听到的所有人都差点惊掉了下巴。但是大惊之后,便是接踵而来的爆笑。这反差尼玛要不要太大了啊?

          正如一个总是整天不苟言笑的人,忽的某一天讲出一句冷幽默来,那种反差形成的笑感,总是会超出正常笑点无数倍。更不要说徐光祚这次的幽默,着实是真的让人忍俊不住啊。

          于是,这一笑,就完全收不住了。

          可?#20365;?#26159;,旁人笑也就罢了,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徐鹏举徐小公爷可就没那么愉快了。

          特么的自己好容易一番打拼,终于是翻身农奴把歌唱,眼看着已经要彻底把昔日那个草包的耻辱帽子丢了,然后以携带者万丈光芒的英雄形象隆重登台。

          这可倒好,徐光祚这王?#35828;?#31455;然在被俘之后,冒名顶替,以自己的名字报出来遮羞。你特么倒是遮羞了,可爷我的形象呢?#31354;?#29305;?#26149;?#20107;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旦传扬回去,谁还信他徐鹏举自己说的那些荣耀?#24405;#?#24597;是所有人会更看不起他,觉得他只是胡吹法螺,大话欺人了吧。这让徐鹏举小公爷怎么忍?

          于是,眼前这一幕,便也就此上演了。

          大厅上所有人都在憋着笑看着,也都好奇这种时候,徐光祚又将会如何回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19981;?请把《大明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闲人第990章:决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990章:决然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澳洲幸运10官网平台 彩票走势图 吉林11选五3月28号开奖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 福彩3d试机号金码杀码走势图 中国足彩网在线投注 7星彩开奖结果12082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率 海南彩票网 五子棋简单套路教学 快乐赛车大战地图 甘肃十一选五任5遗漏查询 体育彩票排列三 北京快3和值跨度图 浙江快乐12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