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驚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

          第五十九章 歸來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千秋有雪夭 本章:第五十九章 歸來

          未央宮偏殿。

          絞絲銀暖爐里燃著松花琉璃炭,金獸紫香爐蜿蜒扭曲著一道濃白香煙,濃而不膩的香氣充斥了整個殿。

          蕭皇后身著金鳳錦繡宮裝,面上妝容精致,陪上淡雅笑容,更顯端莊尊貴。紅唇輕輕動了動,“豫丫頭,既然都進宮了,來本宮這里喝杯熱茶,暖暖身子再去辦事也不遲。”

          冉子豫坐在殿下,接過宮婢送來的一盞熱茶,低頭謝恩,“豫兒多謝皇后娘娘!”

          大婚臨近,她是進宮把名字添上皇家譜牒的。半月前就有嬤嬤來催了,她懶著不想麻煩,一直拖到了現在,不得不來。想趕緊添了名字,好回去烤火,不想被蕭皇后身邊的嬤嬤請來了這里。

          “豫丫頭啊,本宮問你,身為女子當以何為大?”

          冉子豫微微低下頭去,聲音再怎么努力也仍是微弱的,“豫兒以為,在家中之時,以父親為大。出閣后,自然以夫君為大。”

          蕭皇后點點頭,似乎很滿意冉子豫的回答。

          “本宮問你,若別的女子有了你夫君的骨血,你該如何?”

          冉子豫一下子明白了蕭皇后派人截她到這里來的原因,淺淺一笑,“既然是夫君的骨血,自然也是豫兒的骨血,豫兒雖不能盡‘生’之職,但必施‘養’之恩。”

          想是軒轅承不小心讓哪家的貴小姐有了身孕,自己不在意,也不想娶。蕭皇后沒了法子,才來找她。

          “好孩子!本宮沒有看錯你。”蕭皇后大喜。還以為要廢多少心思勸呢,沒想到這么容易。到底是府邸里沒母親庇佑的孩子,比傲氣的貴小姐們通情達理多了。

          “豫兒身子不好,怕是一時難以為軒轅皇家開枝散葉。聽皇后娘娘的意思,可是哪位女子有了太子殿下的骨血?”冉子豫一副驚喜的模樣,仿佛自己有了身孕似的,只是深陷的眼中沒有一絲光亮。

          “聰明的丫頭,瞞不過你。”蕭皇后以帕子半捂了嘴,輕輕笑了笑。“顧嬤嬤,把薇丫頭叫過來。”

          “是,皇后娘娘!”顧嬤嬤也高興,皇后娘娘為了這事操心多日了,徽帝、天子殿下那里跑了好幾趟。太子殿下心里眼里只有太子妃,而徽帝才賜了冉子豫與軒轅承的婚,還未完婚,又賜一個側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徽帝只會賞女人呢,而太子殿下饑渴,覺得一個天仙般的太子妃還不夠。總之,沒個結果。而今,勸了太子妃,再讓太子妃去勸太子殿下或徽帝,那就容易多了。

          顧嬤嬤剛走,一太監便進來了,因弓著腰走得急,踩了衣角,摔了一跤。“奴......”

          “奴才給皇后娘娘請安,給太子妃娘娘請安!”

          “狗奴才,慌慌張張做什么?”若是平日,這沒規矩的太監,她是要重罰的。今兒心情好,再加上豫丫頭也在這里,且饒他這一回。

          “娘娘!攝政王殿下回來了!把南蠻天神教除得干干凈凈,陛下要辦國宴給攝政王殿下接風洗塵,要皇后娘娘您好好準備準備!”

          “攝政王”三字一出,整個大殿瞬間布滿了壓抑與森然。

          蕭皇后眨了眨眼,壓制住心中的疑惑。承兒不是說他掉下斷腸崖了么?居然還能活著回來。當著冉子豫的面仍是端莊柔婉的笑,“豫丫頭,本宮還有要事,改日再敘吧。”

          “是!是!”聽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心中的激動橫沖直撞著。她不由自主地咬著唇,許久才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豫兒告退!”聲音里跳躍著隱隱的歡快。

          采薇被冉子豫眼中突然透出的光亮嚇了一跳,那種奇異的激動與突然的驚喜快樂,她只在她老祖母身上看見過,不久,她的老祖母就去世了。后來,長大了一些,才知道那叫做回光返照。

          “小姐!”她忙去扶她。

          平日,走個幾步就累得不行的小姐這時竟快步走著,狐毛厚斗篷下的綾羅白裙隨著歡快的腳步泛起花瓣似的漣漪。步步生蓮的樣子仿佛又是從前的小姐了。

          冉子豫疾步走著,穿過一條條宮巷,去到了重華殿外。未受召不得進殿,殿外又有錦衣衛把守。她只能躲在那漢白玉雕成的樹下,往里瞧。

          龍椅左下的尊位上,那披著暗黑色繡龍華袍的修長男子,精致靡艷的面上綻著一貫的淺笑,絕魅森詭,仿佛攜了天邊的暗云,生生陰霾了富麗堂皇的重華大殿。

          不是掉下斷腸崖的軒轅皓,又是誰?

          他,回來了。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又不安分了。

          采薇追了過來,撐開傘,心疼地拍去冉子豫頭上的雪。“小姐,你來重華殿做什么?我們不是要去宗人府嗎?”

          “對!對!宗人府。”先把名字加到譜牒上。“采薇,走!”

          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了,“采薇,幫我辦一件事......”

          看著病懨懨的小姐突然有了神采,采薇慢慢點了點頭。

          天徽十一年十二月初五,攝政王軒轅皓鏟除南蠻天神教,協助成立南疆府,封世襲攝政王,與大越同生,享萬世榮耀。

          冉子豫著身太監裝,隨白嬤嬤走著,穿過冷白玉砌的弄巷與一間間華麗的宇室。心下想著,徽帝這封賞高明。先以國宴重謝軒轅皓,告訴天下人他這個皇帝胞兄是誠心高興胞弟攜奇功而返。而后又封賞為世襲攝政王,只要大越還在,軒轅皇族還在,縱使他軒轅皓權大于天,胡作非為,卻只能是個攝政王。連帶著他的后人也沒有正當理由推翻軒轅徽一脈的正統地位,如果非要為之,天下人定會不滿,各處起義反抗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高啊高啊。

          暗自感嘆一番后,見路過的太監們各自小心翼翼地捧著紫檀木托盤,整齊地走著。托盤上放著一只純白的玉瓶。經過她身邊時,一股熟悉的清香襲來。

          這是軒轅皓身上的味道......

          白嬤嬤聽皓六說了南蠻的事,先前對冉子豫的好映像全沒了,只道是個恩將仇報的白眼狼,扔到后院做花肥都不夠格。故一路無言到了一別致素雅的屋子前,推開門。

          “豫小姐,主子正在處理一些事,隨后就來。”

          未聽見回答,回頭,哪有什么豫小姐!

          “來人!來人!”忙喚周圍人尋去。

          另一邊,冉子豫在聞到那熟悉的香味后,便趁白嬤嬤不注意,跟在了那列太監的后面,又把頭低下去一些。

          果然去了清泉閣。

          清泉閣在山上,她身子已經被千笙散毀了一半了,若不是來之前向白灼討了幾顆靈藥來,她現在就不是喘喘氣那么簡單了。

          一池輕盈的乳白霧氣溫緩地翻卷著,濕潤的水汽氳氜,倒像是進了慵懶靡麗的仙境。太監們在門口放下東西,自覺離開了。

          姚公公站在溫泉前,遠遠地瞅見個小太監低著頭過來了,不由皺了眉,正打算攔下來好好收拾一番,卻見那小太監抬了頭,對他微微一笑。

          豫小姐!

          眼下,主子應該是不想見豫丫頭的,畢竟做了傷害主子的事。可主子回來三天了,遲遲不動她,到底是有幾分情誼在的。可那幾分情誼到底是換那丫頭多活幾天,還是饒她一條命,他怎會清楚。

          姚公公猶豫了許久,卻見冉子豫已經掀開了紗幔走進去了。這丫頭!自己不要命也就罷了,怎的還要連累他的命。

          忙追了過去,奈何為時已晚,在紗幔外瑟瑟發抖,乞求豫小姐出個奇招,討了主子的歡心,如此一來,主子好,她好,他這個太監也好。

          軒轅皓正閉著眼,慵懶地泡在水里,極精致的面冰冷陰魅。聽見有腳步聲進來,便淡淡吩咐,“去端些酒來。”

          那腳步聲頓了頓,不一會兒又走進來了。有杯盤玉器相撞的細微清脆聲,一股子酒香也飄了出來。

          他懶懶地伸出手去拿,卻忽然被人捧住了臉,動作粗魯得他臉有些疼,隨后向上一抬,唇上猝不及防一痛。

          柔軟嬌嫩的唇貼了上來,溫熱甘美的酒緩緩渡進了他的口中。

          酒香烈冽溫熱,唇微涼卻柔軟。酒香在舌尖綻放,而唇的嬌嫩滑軟讓人忽略了酒的甘美,微涼與芳馥的交纏繾綣融化成靡麗的水汽在他半睜的魅眸里......

          她覺得自己牙齒在打戰,卻不肯放過那股冰冷。他這個人很變態,很毒,很冷,正如她第一次在御池的華船上見到時,一個來自九淵地獄的戾神。

          可他那線條精致鋒利的薄唇涼卻柔軟。

          為什么自己從前不曾發現呢?

          時間仿若過了許久,其實不過一瞬之間。她有些留戀那冰冷而細膩的感覺,這是她第一次不舍得離開他的唇。

          驟然抬頭,緋紅著臉急促喘息著,她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爬山太累了,才喘成這個樣子的。

          “主子,酒好喝么?”

          軒轅皓仍舊從前那副冷淡的模樣,輕眨了下眼,華麗的睫羽幽幽,其下目光陰冷深沉,“還算不錯。”語鋒一轉,“本王不是你的主子。”

          冉子豫挑了前一句聽,后一句自動忽略了,“只是還不錯么?豫兒以為你會很喜歡呢。”

          “你想說什么?”軒轅皓寒玉般的手慵懶地撥了一下方才被她弄亂的發髻,順手拆了雪玉長釵,三千青絲蜿蜒而下,似瀑布靜靜流淌在溫泉中。青絲若墨,愈發襯得他膚白勝雪,細膩若凝脂。眉眼精致似畫師精工,只是語氣冷淡涼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驚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方便以后閱讀驚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第五十九章 歸來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驚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第五十九章 歸來并對驚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