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妙手仁醫

          第六十七章 斷絕關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雋清 本章:第六十七章 斷絕關系

          我之前也是盲人,但是為了方便我爸聯系我,我也是有手機的,而且重要聯系人的號碼都是通過手機的快捷鍵撥打的。

          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就算是使用手機,也沒有人懷疑過我眼睛看不見怎么撥打的號碼。

          雖然我有手機,可是因為我跟馮程程之間的關系實在太僵硬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手機號,也不太可能給我打電話,今天竟然給我打電話了。

          我的心里還是挺驚訝的,不過想了一下我就知道了,她肯定是跟雪妍要的我的手機號碼,這才給我打過來了電話。

          之前我跟她在酒吧里鬧的關系那么僵了,她怎么還給我打電話了?

          雖然我的心里很疑惑,可是我還是接通了電話:“喂?”

          “方言?是你嗎?”馮程程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我立刻回答道:“是我,怎么了?”

          “你回家一趟吧,我有話想跟你說,”馮程程聲音有點低落的對著我說著。

          她竟然有話要對我說?

          雖然我的心里有些奇怪,可是我還是答應了她,然后我就對著沈佳宜說道:“沈阿姨,我先走了,我妹妹有點事情找我。”

          沈佳宜也沒有多想,就讓我離開了。

          雖然我知道了以后不能太依賴裝作瞎子,可是我也不能這么直接就把我不是瞎子的事情說出去,暫時先隱藏一下為好。

          所以我還是裝作盲人的樣子離開了沈靈敏的家里。

          等到我回到了家里的時候,天色已經有點晚了。

          回到了家里的時候,我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進到屋子里就看到了餐桌上擺著飯菜,馮程程就坐在一邊。

          見我回來了,她就連忙看向了我,說道:“你回來了。”

          我答應了一聲,然后隨口說道:“好香啊。”

          說著我就摸索著坐在了飯桌旁,馮程程今天穿著的就是一件很短的白色吊帶背心,還有著不少鏤空的圖案。

          透過這些鏤空,都能夠看到她身體的雪白了,看著就感覺十分誘人,十分惹火。

          因為馮程程一直都認為我看不到,所以在家里的穿著一直都很開放,就差不穿衣服了,這樣倒是便宜了我了。

          我裝作盲人的樣子,問道:“你找我什么事情嗎?”

          馮程程似乎有點焦慮,手指不停的扣弄著衣服的衣角,好一會她才說道:“沒什么,就是我把夜總會的事情跟雪妍說了,她勸我,讓我原諒你,說你是為了我好。”

          果然是因為這個事情,我連忙對著馮程程說道:“程程,我真的是為了你好,不是你想的,我故意要害你,我……”

          “你不用說了,我都想明白了,你真的是為了我好,”馮程程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聽到了她這么說,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感動了起來。

          馮程程繼續說道:“正因為我知道我錯怪你了,所以我才弄了這么一桌子飯菜,算是我跟你道歉。”

          “你不用跟我道歉,只要你以后別再那么敵視我就好了,”我心急的對著馮程程說著。

          馮程程說道:“不會了,以后我都不會再敵視你了。”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事,我沒有想到馮程程會忽然這么快就原諒我了。

          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她為什么那么討厭我,為什么總是敵視我,甚至我為她好她也要錯怪我。

          不過現在都不重要了,因為她已經原諒我了,愿意接受我對她的好了。

          這么長時間我對馮程程一直都很喜歡,很在乎,不光因為她是我妹妹,更是因為我對她的喜歡。

          在按摩房里我們一起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在我的面前展現了那么可愛的一面,還那么喜歡我,我真的想要跟她在一起。

          而我要跟馮程程在一起的話,就要讓她原諒真正的我,我要在她的面前坦白我就是小七的身份才行。

          現在,機會終于來了。

          我真的想要告訴她我就是小七,可是我還沒有開口呢,馮程程就說道:“先吃飯吧,這么晚了,你也該餓了。”

          說著她就給我夾了一口菜,送到了我的嘴邊。

          現在我真的是要感動的哭出來了,這么長時間以來,她還是第一次主動喂我吃東西。

          我張嘴吃了起來,而后馮程程也開始吃飯了,我倆也沒有怎么說話。

          我一直在思考,怎么告訴她我就是小七,而馮程程似乎也在想著什么事情。

          正當我終于鼓起勇氣要跟馮程程說出我是小七,還有我的眼睛能夠看到這些事情的時候。

          馮程程忽然就從座位上摔倒在了地上了,我連忙問道:“程程,你怎么了?”

          說著我就起身看向了馮程程那邊,只見她這個時候臉色潮紅,劇烈喘息的癱坐在了地上,兩條腿也不自然的摩挲著。

          看到了她的這個樣子,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在沈靈敏身上看到的狀況。

          那次沈靈敏被陳壽下了**水的藥的時候就是這個表現,難道馮程程也喝了**水?

          我連忙扶著馮程程問道:“你怎么了?”

          馮程程雙眼迷離的看著我,雙手使勁的撕扯著本來就不是很結實的吊帶上衣,頓時雪白的雙峰露出了大半。

          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我都感覺自己有些克制不住了,可是我還是說道:“你別急,我送你去醫院。”

          可是馮程程雙手使勁的拉扯著我的衣服,手也不停的在身上摸索著。

          正當這個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滾開,你怎么能這樣對我?”

          一直都表現的很無力的馮程程聽到了開門聲,一下子來了力量,直接打了我一巴掌,狠狠的罵了一句。

          我被馮程程打了一巴掌,瞬間心里就浮現了一抹不好的預感。

          果然,我爸和馮雅茹連忙走了進來,就看到了我抱著馮程程,而馮程程拼命掙扎的一幕。

          “臭小子,你他媽又干什么?”我爸見狀直接沖了過來,然后就把我拉到了一邊。

          馮雅茹也抱著面露難色的馮程程,然后問道:“女兒,怎么回事啊?”

          “我跟方言一起吃飯,結果吃著吃著我就感覺自己身體發熱,然后他就過來抱著我,要脫我的衣服,”馮程程無比艱難的說著。

          聽到了馮程程的這個話,我的心哐當一下掉進了無底深淵。

          我終于明白了,難怪馮程程會這么反常的給我打電話讓我回來,還說什么她原諒了我的話,原來就是為了算計我。

          這下子我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果然,我爸聽到了這個話直接就暴怒了。

          上來就狠狠的打了我兩巴掌外加一腳。

          似乎是因為我爸在工地干活的關系,所以他的力氣很大,這么幾下下來,我被打的感覺天旋地轉,腦袋一陣迷糊。

          迷迷糊糊的我就聽到了馮雅茹催著我爸帶馮程程去醫院。

          臨走的時候我爸對著我咆哮說道:“你給我等著,回來我再收拾你!”

          說著我爸跟馮雅茹帶著馮程程離開了家里。

          我這個時候真的必須要跟我爸解釋清楚,所以我也匆忙的跟了出去,跟著她們一起來到了醫院。

          馮程程就被送去洗胃加輸液了,我來到了我爸的身邊,說道:“爸,我沒有對馮程程做那種事。”

          我爸看了我一眼,說道:“我都看到了,你還說不是?”

          我剛要解釋,馮雅茹也來到了我的身邊,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臉上。

          “方言,我知道你眼睛看不見,所以我從來沒有說過你一句不是,甚至你跟程程出矛盾了,我還讓程程讓著你,但是你怎么能對她做出這種事情啊,她是你妹妹啊!”馮雅茹說著直接忍不住哭了起來。

          我連忙說道:“不是那樣的,是程程她……”

          我說到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我要說是馮程程自己給自己下藥,估計沒有人會相信吧?

          這下子我是真的長一百張嘴都解釋不清楚了。

          “這個家我和程程是沒有辦法呆了,”馮雅茹哭著喊道:“明天我就和程程搬出去。”

          我爸一聽,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抓著我就是一頓暴打,我真是被打的挺慘的。

          要不是醫院里有人拉著,我爸可能都會把我打死。

          最后被拉住的我爸指著我罵道:“從今以后,你給我滾出家去,我再也沒有你這個兒子,你也沒有我這個爸,我跟你斷絕父子關系,聽到了嗎?”

          我想要辯解,可是我爸根本不聽,就在我無可奈何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馮雅茹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

          但是馬上又變成了委屈的樣子,跟我爸哭訴。

          我這才知道了,原來馮程程這次的事情不光是讓我爸打我一頓這么簡單,是要把我攆出家門啊。

          而且明顯馮雅茹也參與了進來,不然怎么會那么巧,我爸就湊巧回來了?

          我爸可是說一不二的人,說了跟我斷絕關系,那就以后再也不會管我了,他怎么為了這母女對我這個親兒子這么殘忍?

          我心里一來氣,也離開了醫院,可是我又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了,至少我也要跟馮程程把事情弄清楚吧。

          在沈靈敏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我就戴著面具,來到了醫院,至少我這個小七的身份她還很在乎。

          我可以用小七的身份跟她問個清楚吧。

          我打聽到了馮程程住的病房,當我走到了門口的時候,我就聽到了她正在打電話,而且內容讓我震驚無比。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妙手仁醫》,方便以后閱讀妙手仁醫第六十七章 斷絕關系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妙手仁醫第六十七章 斷絕關系并對妙手仁醫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dl>

                        <progress id="o3iuz"><tr id="o3iuz"></tr></progress>

                        <div id="o3iuz"></div>
                          <dl id="o3iuz"><ins id="o3iuz"></ins></dl>